快捷搜索:

主流数字平台真的是用户主动选择的结果吗?

作者: 互联网资讯  发布:2019-11-03

接下来我会先罗列平台方认为自己无需承担社会责任的辩护理由,并逐个进行分析和辩驳。需要说在前面的是,在这些支持平台以牟利为主的辩护词中,我认为理由1是值得我们进一步考量的,要求平台承担社会责任毫无疑问是一个在道义上占据高点的观点,但是落实到实践当中则是困境重重。理想的结果是平台可以在这两个属性之中主动寻求平衡,即其所获利益中的一部分被用于完善自己的服务水平(注意完善不等于体量的扩张,正如做大不等于做好和做强),而用户有一定机会参与平台本身的机制设计。

在乔布斯时代苹果的风格就是封闭,连很多员工都不知道公司在搞什么新项目,苹果从来不怕打这种仗,甚至擅长打这种仗,大家都用Windows的时候,我就自己搞个Mac系统,大家都用塞班的时候,我就开发itunes。

魏则西的悲剧是对这个问题最好的回应之一。因为平台自身权力的滥用可以对个体的悲剧造成直接影响。公众真的不希望获得优质信息服务么?还是说在这个环境之中,他们根本没有能力认识到劣质信息对自己带来的伤害,除非是像魏则西事件这样产生了直接严重后果?

但是,要在封闭中形成头部效应,这对企业的要求很高,要有乔爷那样的水准。

此外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在两个平台的争端之中,首先遭到利益损害的是在微信上的自由创作者。赞赏虽然不是一个创作者主要的收入来源,但也属于创作带来的经济好处之一。而在平台与平台之间的利益博弈之中,用户基本上没有任何话语权。这也可以引申出未来我们下一个问题:平台应当被视为一种私人所有物么?用户在其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

苹果公司对所有开发者一视同仁,苹果支付早就做好了,微信只需要像其他所有APP一样正确使用就可以了,并没有要求取消赞赏功能。

掌握你的作息规律,掌握你的日常话语,将自己做的尽可能拟人化、贴心化,但最终希望的是你能够实现购买行为。最重要的是,用户作为平台的主要构成,大多数人在其中没有任何经济价值的收入,而对平台来说,用户却又偏偏是构成这个平台核心的经济价值。在彻底失去制约的情况下,即用户本身无法参与到平台内部的构建中,而又没有一股第三方力量在其中做出有力调停时。就会出现搜索结果全是“百家号“这样的低价值内容。因为不对等,用户无法对此提出异议。因为长久的依赖和垄断,用户被剥夺了其他选择。因为习惯,用户本身再也无法识别正常而健康的信息。

Apple:越封闭,越可控

前段时间人们对咪蒙团队“非虚构写作”产生的愤怒已经表明了一部分用户的态度,事实上人们并不是愤怒于她以次充好,而是偏偏在这个时代越是以次充好的平台越具有广泛的读者和公共属性,而高质量的信息却渐渐成为一种小众的信息来源,在这个时代遭遇了无限的贬值。《知音》也曾红极一时,但并未招致厌恶,因为当时它并非以公共媒体的属性出现,人们对它的定位就是消遣,而非主流。然而如今,我们的主流似乎就是消遣。

小结

垄断企业利用自身的优势寻租是太阳底下再正常不过的事,但在这场战争的两个战场上,APP分发和支付领域,最后用户究竟如何选择,取决于差异化和供需,而不取决于谁造了苹果手机,谁开发了微信。

任何具体的界面设计、算法推荐背后有人的身影,机器不能直接操纵我们,永远都是人借着机器操控人。当今天你的App有更新了一个新设计,不要忙着去适应它,而是问自己,它希望我做什么?也许一个疑问就能使你脱离潮水,使你免于在无数平台中漂移的苦楚,把属于自己时间、精力、创造力,警醒而惊险地夺回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充分享受平台带来的便利,而不是成为它的奴隶。届时平台才好说自己创造的是全然的生活的美好,而非是一种“美丽新世界”的隐忧。

微信公告:

流量并非生来就存在,流量经济的深层事实是:越来越多人在平台面前,只拥有少数的选择空间。所以他们只能从一个地方迁移到另外一个地方,按照规定的路线前进。这已经是我们身处的一个困境:没有选择。在百度的陨落之前,电商早就在自己的搜索栏开放的关键字竞价。如果你花钱买断一个词语,那么所有凭借这个词语进入到平台的人,优先看到的都是你的产品。你选择了词语,然而有人规定了词语的路径。事实上在满足了基本功能之后,平台几乎难以再为了用户创新什么。因为人的需求并不需要这样反复的创新来满足,反复创新满足的可能是用户之外的需求——牟利的需求,流量的需求,以新鲜感稳固用户的需求。

苹果公司回应称:

写在最后

图片 1

科技

Android:越开放,越进步

这次微信与苹果交手,安卓用户不受影响,下次要是跟支付宝搞一搞,安卓必然也不受影响,改天直接跟谷歌打一仗,安卓用户还是无感。

“开放”就像一个被动释放的技能,时时刻刻在为安卓系统创造新用户,事实上不只是用户,还有专业的开发者,小米创业时为什么做了基于安卓的MIUI?锤子创业为什么也选择安卓?华为、OPPO、VIVO为什么统统是安卓?就是因为苹果那里没有生存空间。

谷歌的调性本来就是开放,苹果越封闭,安卓什么都不做都会显得越开放,就有越多的人愿意加入安卓。

可以压制的行动,无法压抑的需求

生存空间对每个人每个机构都是天大的事,苹果可以压缩微信的生存空间,却无法压缩微信的生存欲望,这个欲望必然要找到一个出口释放,就拿这次泪流满面的公众号作者来说,哭完了以后干嘛去?再想办法增加收入啊,被打击后这个需求是变得更大了,而不是更小了,作者有更大的欲望把文章发到今日头条、网易头条、简书等渠道,以期获得更多的收入。

同样的,赞赏减少导致微信内容流失,加速微信的竞争对手成长。对于微信来说,激励公众号写手的欲望是更强了,而不是更弱了,用户在微信停留的大量时间都是在看各种公众号文章,为了挽回内容生产者的损失,也许下一步微信会推出某种更强力的机制补偿作者。

垄断平台的“租”

谷歌、苹果、亚马逊、Facebook等巨无霸企业常年都面临反垄断诉讼,不管这些企业承不承认,法院判决如何,又或者社会能否对垄断下个明确的定义,我们普通人其实都能对一家企业是不是在垄断做出判断,这不难,就像一张全裸照片摆在那里,我们可能无法从标准上界定女模特到底剧本什么特征才算涉黄,可我们一眼看过去就是能判断出,这是艺术照片还是色情照片。

有的企业明明白白放在那里,大家都能感受到它的垄断,事实上这种捆绑销售的垄断判例不是没有,微软如日中天的时候就被要求不得在Windows里集成自己的文件浏览器和网页浏览器,如果要保留必须同时安装竞争对手的浏览器供用户选择,虽然这个判决是没道理的,可苹果销售的手机也应不应该强制用户使用苹果支付系统也是值得商榷的。

垄断本身没什么不对,尤其是市场充分自由竞争后的垄断,甚至垄断有时是高效的。平台都有垄断的特征,有垄断就有垄断产生的“租”,在苹果这里就体现在30%的抽成,而现在苹果的寻租不仅是把30%的提成提到40%这一种形式,还可以通过排他性的特别条款完成。

支付市场的网络效应

支付行业存在天然的网络效应,或者说垄断效应,对用户来说有一家支付系统就足够,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两家都嫌多,有什么必要再来个苹果支付?

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对线下布局都不遗余力,看到打车平台立刻扑上去,一看旁边有外卖平台又扑上去,转眼一看共享单车又扑上去,因为越多商家使用提供这种支付通道,消费者用起来越方便,反过来越多消费者使用,商家就越有动力开通这种支付通道,只要一边的用户数量提升,另一边的用户量必然提升,基于同样的道理,银联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很大程度上是大量土豪出国扫货推动的。

微信支付在中国的覆盖率高的吓人,而苹果支付呢?首先大部分手机用户就没有苹果支付,因为用的是安卓手机,在苹果手机的用户里也有很多人根本没在APP Store里买过程序,也就是说大部分中国人其实没有打通苹果支付通道,没绑定银行卡。

在微信里买什么用的着苹果支付?还真有。。。买表情包必须苹果支付,不过微信一看既然不是主营业务就忍了吧,可微信公众号打赏不一样,一旦改成苹果支付,微信相当于把几亿用户拱手送出,这无异于被抄家,所以微信宁可取消这个功能也不可能改用苹果内购通道。

当然后来改了个二维码转账替代赞赏纯属垂死挣扎,果然几个小时就被叫停,这是一家上市公司与另一家上市公司之间的博弈,而不是与规则之间的博弈,苹果可以根据需求随时更改规则,想找架打的话,微信是跑不了的。

另一个重要的战场

当初应用号没能出来,出来了个小程序,小程序的功能目前大家其实都不太满意,因为本来就是妥协出来的产物,早年还有91助手之类的第三方APP分发平台跟苹果抢生意,后来任何展示第三方APP或特性的平台通通被禁止了。

微信搞出小程序,本就是在挑衅苹果后,被各种打回后的产物。虽然还没有看到专门寄生在小程序上的公司,但对App Store的分流效果已经真实存在,可以想见随着小程序的性能逐渐完善,半年或一年后很多企业已经不需要开发完整的App,一两个小程序就可以满足需求。

尽管现在局势还不明朗,但这实在是苹果的隐患之一。

但还是那句话,你可以打压微信的行为,无法打压微信的欲望,微信还会想尽办法向App领域进军,支付领域和App领域都成为两家企业的必争之地,那接下来的战斗升级几乎是必然的,直到两家企业都充分展示了肌肉,继续争斗只会便宜了第三方时,才会转为妥协合作。

平台与个体的相爱相杀

从平台与个体的角度思考,微信只是App Store众多程序中的一个程序,正如德荣笔记是众多微信公众号里的一个,正如罗辑思维是优酷上的一个栏目,个体在选择平台时,一定是看中平台加持的。

个体的成长少不了平台的帮助,这是一个共赢的蜜月期。微信能发展到今天,虽然不至于说少了苹果支持就不行,但多少会更慢一点,不光是苹果系统提供了优秀的交互,App Store的引流作用也非常重要,社交类的总图标就是微信LOGO,各类装机必备App推荐里也有引流,能被苹果首页推荐在微信发展的初期都是很重要的。

蜜月期过后,就会形成争抢流量的局面,今年罗辑思维跳回得到就是一个例子,在优酷时大家一块赚钱,但后来慢慢地发现自己已经长大了,不用依靠你了,甚至可以带走你的流量时,谁都不会犹豫的。同样高晓松在优酷和爱奇艺之间跳来跳去,本身已经成长为流量中心,和平台就谈不上谁依靠谁,只有利益与合作。

这不涉及对错善恶,只是个体随时间发展与平台交互方式的必然演变。

天神打架,有我们的事没?

今天对于很多作者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飞来横祸,不仅是打赏金额大幅降低,前段时间曝出的公众号付费阅读功能,也很有可能受到牵连。但作者的打赏和变现需求还在,如何通过写文章赚钱呢?其实简书、头条、小密圈等大大小小的企业都在布局了,但这些都是作为第三方平台独立存在的,必须在其他平台上发布内容才有可能变现,如何能更紧密的结合微信公众号文章来变现,仍然有很大的机会,尤其是在这个一大波需求突然涌现的阶段。

第二个机会是,对于2000万公众号作者来说,微信打赏减少会提高多平台分发的需求,秀米、新榜等编辑器可以多平台分发,但其实市场上还需要更简单的自动同步工具,把公众号的文章,格式正确地同步到其他N个平台。

第三个机会是,多平台文章发布的数据汇总分析,包括文章的阅读量、增粉数量、转发数据等等,通过简易的App或服务号定期推送数据消息。

互联网|平台|社会影响

根据苹果公司规定,iOS版微信公众平台文章赞赏功能关闭,其他客户端版本仍可使用。
苹果公司要求,App 不得包含指引客户使用非 IAP 机制进行购买的按钮、外部链接或其他行动号召用语。

图片 2

由于封闭性,苹果从来没有在市场上占到过最大份额,即使是今天,安卓用户仍然远超苹果用户,这不是水平高低的问题,而是策略不同,封闭的系统让苹果更能保持品牌调性,对生态里的捣乱分子有较强的控制力,这种控制力又会高效地服务企业战略。

在享受了平台的便利,又被平台囚禁之后,用户应当逐渐清醒过来,明白自己的行为可以对平台进行反作用,明白个体的选择虽然微不足道,但自发的集体实践同样可以对平台进行制约和监督。给自己的每一次使用赋权,参与到平台的设计和构建之中去。当然,眼下看来这一天还遥遥无期,因资本仍然展现出它固有的傲慢,而第三方力量即使想要对平台进行制约,立法进度也难以追赶上平台本身的发展速度。社会责任的真空已经筑成,我们很难指望平台或者第三方立刻采取有效行动去制止这一切,我们只能以零散个体的合力去为真正的好内容赋值。

要求赞赏功能用苹果支付,微信显然不乐意,想来想去干脆取消赞赏功能,又不死心搞了个公众号二维码转账功能,没几个小时这点小手段被识破,再次被禁。

不要总想着最简单、舒适的选择。如果平台还有接下来的时代,那应该是一个“流量”覆灭的时代。“流量”二字如同“收割”一样,将用户本身视为漫无目的的潮水和不具备自主能动性的消费者。其背后是对用户的轻蔑,对自身资本的傲慢,和对创造力价值的贬值。在这种高质量内容无法得到滋养情况下,每个人深陷恶性循环之中。内容的整体溃烂也终将导致平台的覆灭。

这些app可以被统称为平台。我们的日常生活已逐渐被这些平台包围,难以越过他们直接接触的我们所想之物:不论是信息、服务、还是商品。

如果以苹果App Store对原创者的保护力度以及服务的提供程度来衡量,苹果其实有正当理由收取这部分费用,因为相比起其他不收费的应用超市,它的确提供了一个更为良好、健康,有保证的应用购买市场。这也是矛盾另外一个切面,平台牟利的正当性其实建立在其能提供良好的公共服务上。对公共服务的逃避将导致自身竞争力的削弱。从这个角度讲,即使是为了更好地牟利,平台也应想办法提升自己的服务质量——除非你面临的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环境。

上个月关于百度的讨论引发了很多关注,实际上,百度一文只是新闻实验室长期关注的“科技与社会”领域中的一篇文章。我们此前就发表过不少关于其他科技公司的文章,今后也会持续这一话题的讨论。今天刊登的这篇来稿,就致力于探讨“平台责任”问题,在此与各位分享。也欢迎有兴趣的朋友投稿,邮箱ask@newslab.info

图片 3

本文由百乐门棋牌发布于互联网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主流数字平台真的是用户主动选择的结果吗?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