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教育机器人升温 搭建自己的科技玩具

作者: 技术支持  发布:2019-12-17

之所以采用堆叠方式将这四部分联系起来,邱炳辉介绍说,团队主要出于两个方面考虑,一是造型友好。4-7岁的孩子不用看说明书就可以出于本能地完成模块之间的搭建。

教育机器人 在机器人创业领域,除了占比最高的工业级机器人之外,服务机器人也颇受关注。从扫地机器人、教育机器人到人形机器人,不同企业都在切入不同的应用场景。其中,教育机器人近两年逐渐升温,一方面是政策利好推动了需求增加;另一方面是技术和产业链的进步使产品更加成熟。 然而,对于门槛较低的服务型机器人,艾媒咨询总裁张毅表示:目前不用对服务机器人寄予过高的厚望,现在很多机器人侧重玩具属性,把玩具可编可控,例如把学习机做成机器人的样子。 眼下,机器人能较好地应用于教育和娱乐产业,然而尖端技术的瓶颈让机器人止步于更多的应用场景。 机器人教育升温 目前在教育机器人的应用形式上,主要分为两种,一类是做机器人培训,有面向小学生和中学生的教育课程,也有专注于学习操作工业机器人的职业培训;另一类是做产品,包括老师使用的教具和学生们可自行搭建的科技玩具。 获得红杉资本投资的Makeblock则属于后者,Makeblock创始人王建军介绍道,公司为创客、DIY爱好者提供一站式的机器人创建、搭建解决方案,包括金属积木、电子模块,以及软件等各类机器人套件。在发现创客的小众市场达到瓶颈后,王建军便规划向教育这一大众市场进军,率先在国外市场发力。通过运用Makeblock的产品,教师可以用图形化的方式向学生展示绘图、编程等。 2015年公司70%的收入来自国外,毛利维持在60%以上,我们产品在国外覆盖的学校为3万所左右。王建军说:机器人教育的兴起并不是孤立的,2005年左右美国就开始提出跨学科式的教育,但是之前硬件软件技术应用于教育还有一些距离,现在技术服务于教育变得更加可行,所以才会大力推广机器人教育。 从2015年开始,国内机器人教育开始升温,在机器人产业列入十三五规划之后,各个省区教育部门都更加重视机器人教学,很多学校拨款做创客教育,或者机器人教育。王建军说道。2016年,Makeblock将着力拓展国内市场,合作学校有300余家,通过经销商做2B的生意。 王建军表示,如果只做几款产品,技术门槛并不是很高,但是硬件和软件工具的结合,平台的构建、工艺链的支持等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而如何更好地将产品融入到教学场景中,满足学生和老师的需求,需要长久的沟通和磨合。毕竟,在购置了机器人产品后,机器在学校蒙灰的案例也不少。 事实上,这类针对K12教育的机器人是乐高之后的新型玩具,低级的教育机器人和积木类似,进行组装教学,高级一点的是学做简单的编程。多位业内人士表示,产品可以吸引儿童,受众广,销量较为可观。 技术限制 王建军指出,服务机器人的产业链并不复杂,上游是一些核心元器件,芯片、传感器。如果是高精核心传感器,供应商只有几家,而像电机等元器件的厂家选择很多。然后进行组合的研发,最后是制造,我们的代工厂主要集中在佛山、深圳和东莞。一些国外的教育机器人厂商也会联系深圳的公司进行制造。 然而,目前国内的机器人技术普遍偏低,处于市场边缘,核心的技术由国外公司占领。核心技术的缺乏,也导致机器人在切入细分行业后达不到令人满意的效果。 有投资人士表示,在服务机器人领域,只有扫地机器人的市场比较成熟,而餐饮服务的机器人、迎宾机器人并没有达到很先进的程度。虽然机器人吸引眼球,但是灵巧程度不足,避障等及时反应还需要进一步提升。 国内很多公司做了机器人的壳,然后装底盘、导入视觉系统,成本在几万到几十万量级,但是并没有出现刚需产品,服务机器人在技术和成本上都没有达到目标。 眼下,教育和娱乐是服务机器人创业最容易切入的两大产业。 该投资人士还说道:市面上的陪伴机器人噱头比较多,主要是两三千的产品,功能并不多,虽然装了很多传感器,但没有太多实际用处。有很多公司写了商业计划书来融资,想打造家庭娱乐的陪伴机器人,实际上却一年都生产不出产品。

但邱炳辉去线下门店了解C端用户体验时,却发现C端大众消费群对IronBot有距离感。“不敢去摸,怕弄坏了。”邱炳辉现场发现,消费者更愿意去了解互动相对简单的一体机产品。邱炳辉意识到,不是产品材质是塑料还是金属的问题,而是产品设计方向出现了问题。

“我认识马达、齿轮就是从四驱车开始的。”RoboSpace创始人邱炳辉一直想打造一款启蒙儿童创客精神的产品。参加2016年中美创客赛获得全国第六名之后,邱炳辉辞职创办了RoboSpace。RoboSpace近期也推出自己的二代产品,针对4-7岁儿童的创客玩具塔克机器人。

对于未来,邱炳辉也一直都会走这条路。在受众、价格、功能和造型四方面继续优化,继续增强低年龄段产品的玩具属性。

塔克机器人是一款针对4-7岁儿童设计的堆叠式机器人,孩子可以通过像堆叠“汉诺塔”一样,通过不同模块,就堆叠出一个个功能各异的机器人。

创客玩具市场是巨大的,尚待开发的市场。产品究竟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还需要更多的产品,更多的效果反馈才能给我们答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是玩具还是教具?

芥末堆 那子 8月28日报道

除了帽子具备传感器功能之外,塔克其他部件也具备相应的功能。脑袋拥有声音、灯光表现效果,身体能够实现画笔、发射器等多种互动效果,底座则能帮助机器人移动。

RoboSpace会为每一款产品配套相应的多端支持的编程软件,塔克机器人也不例外。因为塔克机器人的受众年龄层比较低,所以设计同名软件时,团队会更加侧重于语音和图像的信息表达,“软件界面没有文字。”邱炳辉介绍说。

百乐门棋牌,IronBot是面向8—14岁大孩子,包含了金属结构件、连接件、舵机、mini控制器、电池模块,利用套件能够组装成竞足机器人、人型机器人等各种不同型态的机器人。目前,IronBot已进入全国100多所小学。

从技术角度分析,这类机器人仍是技术含量较低的玩具角色。但从创客教育的角度,创客启蒙阶段是需要倡导“玩中学,学中玩”的创客玩具,而高年龄段的产品如何权衡玩与学的比重呢?

塔克机器人让孩子出于本能完成搭建

本文由百乐门棋牌发布于技术支持,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机器人升温 搭建自己的科技玩具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